当前位置:首页>资料中心 > 女性天地 > 正文

跨出舒适圈,成全更好的自己

发布时间:2015-10-16 16:44:08来源:悦己杂志
分享到:
摘要:一成不变的生活,安逸又稳定,却少了生命的惊喜和无限的可能。一直猜月亮的背面有多美?亲爱的,其实只要一转身,你自己就能看到。

从城市规划专业到占星学

在星盘中,遇到更真实的自己

Queenie 占星师 摩羯座 

当我在17岁的夏夜独自踏上飞往伦敦的航班,就已经准备好迎接生命中无数的未知。在登机前,我又一次抬头看了看星空(这是我从小最大的爱好),满天繁星,不知道哪一颗预示着我的将来。6 年时间不长也不短,而我也从一个什么都不懂的高中生,成为城市规划学专业的本科生。城市规划,在众多人看来是一个充满希望的专业,背后有着许多人心生向往的未来。可就在我拿到学士学位的那一天,心中却浮现出一个大大的问号:“做一名城市规划师,真的是我想要的吗?”

接下来的整个夏天,生活中都充斥着迷惘与失焦。两个月后,我并未像大家期许的那样继续读研,因为我知道,说服不了自己,便无法全心全意投入。我在伦敦为TopShop旗舰店工作了一年后,回到了中国。

也许,是上天对不离不弃寻觅梦想的人总是颇为眷顾,2012 年夏天,我看到了“若道占星”上美国著名占星师大卫· 瑞雷(David R. Railey)老师的话,“了解自己是智慧的开始;了解占星是与自己相遇。”那一刻,这些文字仿佛将沉睡已久的自我再次唤醒,让我看到那个常常在夏夜仰望星空的小女孩,也看到那个拿到自己第一本星座书籍的女初中生—当时我的学习热情可是相当高涨,如饥似渴地在每一页探寻着闻所未闻的内容。也许,现在实现少年时期的梦想,不算迟。

我果断报名了占星中阶课程,之后又系统学习了高阶课程,即职业占星资质课程。最终,在去年11月获得了“职业占星师资格证”,并加入了国际占星研究协会ISAR(International Society for Astrological Research)。这个协会1979 年在加州洛杉矶成立,通过教育、研究占星实践,积极推广占星学,是世界上最前沿、最具启发意义的非营利占星组织之一。

身边所有的人都从未想过我会成为一名占星师,可我自己却并不意外。因为当我走近它、走入它,无法不被它感染和撼动。也许在你的想象中,占星总有点神(shen)秘(jing)兮兮,其实不然。我们的课程包括非常繁复的算法,以及严谨且有理有据的分析,涉及整个星盘的制作和各个行星之间位置的计算,精准而细微,容不得一点差错。在密密麻麻的数字中找到所需的目标,再把蛛丝马迹还原成活生生的现实,就是占星师必须具备的技能。我渐渐明白,占星不是算命,不是怪力乱神,更不是灵媒,也无需通灵,它只是让人们真实面对自我,去发现、去探究宇宙早已赋予我们的力量与希望。

没错,一份能给予别人希望的工作,这才是我想要的。在这个世界中,有许许多多人仍旧走在探寻自我的路上,就像当年在英国街头彷徨的我,迷惘、困惑、沮丧,感觉前路就像雾一般混沌。但我相信,那些早已深埋在我们内心的,关于理想与使命的种子终究会发芽。生命的美好,在于我们总是在某一刻看到“希望”,就像太阳光芒般照射到命运之中。

从“城市规划师”到“占星师”,它们的距离有多远?当时许多人眼中的“万万没想到”早已变成了如今的“理所当然”。每次遇到大呼“没有人比你更懂我”的客人,我内心就升起满满的成就感。摩西奶奶,76 岁开始画画,用后半生诠释了“你最愿意做的那件事,才是你真正天赋所在”的至理名言。而我也相信,无论何时,当心中升起不退转的信念时,那份追求才是你真正的理想与使命。


从大北京到小清迈

跟自然相处,做自己动手的生活家

边珂 Airbnb房东兼淘宝店主 狮子座

十多年前,我第一次到清迈,那时它还没有被广大游客发现,有一种与世无争的闲静气质,接下来的若干年,这里成了我固定的目的地。老公的一个英国同事也格外喜欢清迈,他在世界很多城市都置办了房产,不同季节会去不同的城市居住(其实真的没有你想的那么难以实现,北京的一套房子,能在很多城市换好几套了),清迈是他每年流连最久的。

在世界各地寻找短暂的生活居所,一直是我们的长期规划,只可惜一直很偷懒,事情总是拖沓难以推进。跟很多人想象的不一样,我并不是因为厌倦了北京的生活,急于逃离,只是希望能感受另外一种生活环境和方式。2013 年,这件事终于提上日程。我们从杭州开始,到处考察城市和当地的房地产市场,一路走到福建、云南、广西、越南、老挝,始终没找到自己心目中的梦想之地。一路艰辛之后有点丧气,“还是去清迈休息几天吧。”老公说。

躺在酒店床上无聊的我,各种翻看地产中介网站,发现一家很不主流的作坊式中介,是由欧洲人创办的,主要为在清迈居住的欧美人提供房屋交易信息。在他们的网站上,我看到一处偏僻的别墅,木色的建筑在高大的树木中若隐若现,很有设计感。虽然已经定下第二天回国的机票,我还是决定去看一眼— 也就是这一眼,让我迅速做了决定,就是它吧。

这是3 幢紧邻的别墅,是一位住在清迈的法国人自己设计的。他原本是电脑工程师,在德国度假时遇到一位泰国姑娘,两人结婚后就来到清迈生活。当时,清迈的各方面条件都很原始,他便决定自己盖个家。自己砍树、运砖,真弄得有模有样,就上了瘾,从此便做了30 年的木匠和建筑工程师。自从落户清迈之后,他的家人、朋友越来越多,促使他卖掉了第一个家,盖了我们现在购买的这处居所,以便容纳更多的家人居住。现在,已经60多岁的夫妇俩,毅然决定卖掉现在这3 幢房子,再盖一幢更大的,把毕生对家的期许都在这里实现。

一见倾心,我跟老公当即拍板,然后就回北京卖房子,准备搬家。没想到,这里的新环境也着实给了我们一个下马威。外人看来是回归自然,重新感受天地合一的生活,殊不知有很多问题是早已习惯了城市生活的人无法想象的,用水就是其中之一。这里没有“自来水”,必须自己挖井,安置供水和过滤装置,整个系统相当复杂,每家每户都是自己动手。整栋房子的日常维护也相当耗费心力,我们请了两位缅甸工人负责清洁和整理,可就算他俩加上我跟老公,4 个人从早忙到晚,也常常无法事事顾及。每每周末一休息,第二天整个院子就像10 年没人来过一样,所有植物都在疯长。若赶上雨季,落叶满园不说,单是草丛里掉落的芒果,就够我们收拾一阵子。嘿,别以为风吹草低现芒果是一件幸福的事,被风刮落的芒果大多已经摔得粉碎,很容易招来小虫子。

从2013 年11 月正式迁居清迈,我们直到最近才大致完成了整栋房子的翻新,远超计划。去年8月,我们家开始装修厨房和厕所,说1个月搞定,结果到了2015 年还没弄完。他们干活儿真的跟北京完全不同,有时本该开工,打个电话就说不来了;有时交代得好好的细节,做的时候就变了。一开始我特别上火,但慢慢也释然了—全当是惊喜,如果喜欢就留着,不喜欢再重来呗。而且,他们的活儿也的确做得很细,每次结束的时候,都会打扫得特别干净,等第二天开工前再拉开阵仗。

没了工作,我们也得想办法开源,于是就把空闲的房子放在Airbnb上出租,倒是也够日常开销。我还发现泰国的设计和手工业真的非常有特色,有时候逛市场,就把自己喜欢的小东西拍照放在朋友圈,没想到经常遇到“求代购”的小伙伴。要知道,在泰国买东西,你真的是要“求”他,而且电话、邮件完全没用,只能当面交流,先去跟人家说:“我想买这个,多少钱啊?多久能做好?”对方则满脸迷惑地说:“不知道啊,我想想吧。”过几天再去,才能敲定价格和交货时间(随便一个小东西一订做就是一个月,一个月起,还别想提速),然后再时不时过去提醒一下,不然他肯定就忘了。骤然从商业高度发达的大城市切换到如此原(bu)生(kao)态(pu)的交易方式,我反而觉得很有意思。常常有客人问我,在清迈最大的收获是什么,我觉得我好像重新学会了曾经被忽略的生存技能,感受到了最原始的“活”法,这些前所未有的生活经验,才是我们真正的转身。


从汽修行老板娘到最懂英国茶的中国女人

让时间为闲情下午茶停留

姜惠娟安薇塔 英国茶体系品牌创始人

英国有句谚语:“钟敲四下,一切为下午茶停下。”就算不熟悉英国文化的人,肯定也对英国人热爱下午茶的习俗早有耳闻。而我,就是在剑桥转角的一家下午茶馆,开始了新的人生。

那时,我正跟先生一起经营一家汽车零配件工厂。在当时的台湾地区,修车行业被称为脏累交加的黑手。从一开始贷款开店,我们几经起伏,生意终于渐渐稳定,却被朋友用空头支票骗走百万存款,又一次归零重新开始。为了节省成本,我们租过30 平米不到的地下室,每天早出晚归经营着修理厂,却依然在每月付完贷款和各种支出后入不敷出。即便如此,我似乎从来没有担心过未来,因为我相信只要我们俩一起努力,总会拼出来。所以,当我因为爱上英国下午茶,决定进入这个对我来说完全陌生的行业时,我并没有太多担心,心里反而有种“不知道这次自己能做到什么样子”的激动—反正再差,也差不过当年。

关于我爱上下午茶的那段经历,很多朋友那里都有非常美好的版本,其实说起来很简单。我在剑桥旅行,在转角看到一家小小的下午茶店,就进去休息。没想到,招呼我的竟是一位已经上了年纪的英国老人。一说起自家的茶、甜点和瓷器,他脸上就浮现出年轻人才有的朝气,不停跟我介绍,还语气骄傲地说:“我们家族做下午茶,已经有上百年的历史了。”下午茶的精致,以及老先生对下午茶的热爱,让我也不禁受到感染—之前跟先生一起从事汽修行业,主要是为了生计,并非真心热爱,但对下午茶的感觉却完全不同。



从英国回来,我开始盘算在华人地区推广英国下午茶。想着当时老先生说起自己家族百年做下午茶的骄傲表情,我也默默决定,要让自己的品牌经受时间的考验和沉淀。为了增大影响力,我把开拓的重心放在上海。因为对内地市场不算了解,我背了一箱现金来到上海,开始为开店选址、培训员工。那时刚过了千禧年,内地发展非常快,而下午茶这样的慢文化,强烈遭受麦当劳、肯德基这样的速食文化冲击,它们是美式文化和男性思维的代表,下午茶则更偏向欧洲文化和女性思维。可是,当你把思维放到未来,这样的困难就不算困难了。我谨慎地规划第一家店铺,但更在意每一个在安薇塔工作的人。直到现在,我最大的成就感,还是看着我的员工在下午茶文化的氛围中,走路的姿势、站立的背影都慢慢发生变化。

现在,安薇塔已经在40 个城市开了70多个店,计划进入加拿大和俄罗斯,还入资英国百年骨瓷厂Hudson& Middleton。去年,我因为传承和推广英国文化而接受查尔斯王子的接见。但对我来说,安薇塔更像是我为自己和大家建造的一个梦,一个非常精致而美丽的公主梦—不管你想要享受英国文化,还是感受慢悠悠的生活,都可以来这里喝个茶,就像英国鼎盛时代的贵族一般。我一直记得刚开店不久时遇到的一位客人,当时我们一大早还在开会,她穿着很普通的衣服,还提着一兜刚刚从菜市场买的菜,就坐在一个靠窗的位置,静静地享受面前的茶。看着她的身影,我禁不住猜测,也许她刚刚送孩子去上课,也许她等一下还要去办公室,但这一刻,她可以在这里享受片刻的安静。这对我来说,就足以为她,也为自己感动。


从华尔街到北京农场

不是卖菜,而是贩卖一种生活方式

Ginger “我做煮”有机食物电商创始人 狮子座

2010年,是美国在金融危机后真正开始大裁员的一年,而我却在从美国东密西根大学本科毕业后,幸运地被纽约一家在线外汇交易公司录用。成为华尔街小白领,开始的确很新鲜,成就感满满。我搬到曼哈顿下东区,那是年轻人聚集的地方。每天迎着日出和日落,沿着东河河岸走路上下班,美丽的布鲁克林桥尽收眼底。可就是这份外人看起来很美的工作,却开始让我觉得自己像只温水里的青蛙,丧失了创造力和积极进取的激情。就在这时,一朵创业的小火苗蹿了起来,焦灼着我蠢蠢欲动的小心灵。

为了让自己Get 创业的基本技能,我准备先读个MBA。读完了美国的大学,我这次把目光瞄向了欧洲,而牛津大学作为世界上最古老的大学,成了我的首要目标。而且牛津MBA里95%都是国际学生,在这种多元化的环境里,美国不再是世界第一,每个学生也会用更谦逊和宽广的视角来看待身边的人和事。如果说纽约像个血气方刚的少年,激进、新奇、疯狂,伦敦就像一位绅士,彬彬有礼,有条不紊。

牛津大学的MBA课程真的“炒鸡”紧张(这还用说么),但对真正的牛人来说,再忙也不能忘了生活,再苦也不能苦了肚子,我的日本室友Risa和美国室友Katherine就是如此。不管多忙,她俩总能抽出时间来给自己做饭,让整个公寓充满诱人的香气。可一轮到我,就只有一个秘密武器—炸酱面。有一天Risa终于忍不住问我,你老吃炸酱面不腻吗,我说我特别喜欢吃面,她又问,你以前在家都不做饭吗,我说,在中国外卖可以帮你搞定一切。这个日本女生肯定被我的不贤惠震惊了,我也幡然醒悟,我们平时那么努力地工作,无非就是想让自己和家人生活得更好一点,但如果在忙碌的生活中,连吃这件最基本的事都将就,真是本末倒置。

我不是生活低能的人,更是超级五香嘴大吃货,但少逛菜场的我,不懂得怎么挑选食材,更别说现在超市里很多蔬菜都经过“改良”,比如番茄为了便于运输,皮厚而且硬,根本不香。而且中餐讲究意会,总是盐适量,辣椒若干,让我拿捏不准。如果有人把挑选好的食材送上门,再配好一个人吃的分量,免得浪费,那就太好了。Hey,我不是本来就要创业么,干嘛不自己做一个?

MBA毕业后,我便开始把这个梦想付诸实践,取名“我做煮”。我跑了北京周边很多有机农场,看到很多真心想要改变中国食品危机的有志青年,把自己的大好年华奉献出来,精心呵护每一份出场的食材,也呵护这片土地和生活在这里的人们(好感动)。我敲定了几家靠谱的农场作为合作方,再请大厨和美食达人按照他们出产的当季蔬菜设计菜品,把食材按照客户的订单算好分量,拿透明密封袋小心包好,再用专业的冷鲜快递第一时间送到家门口。打开包装,各种食材一目了然,自己动手洗、切、腌制,照着一起寄过去的菜谱和步骤烹饪,就能在家享受到有机餐厅专供的美食。

自从开始跟农场打交道,我发现自己衣柜里原来的小黑裙、西装和精致手包,正慢慢被棉被似的羽绒服、UGG和超大购物包挤到角落,就连化妆品也因为许久不用落上一层灰。有人劝我,作为MBA创业,做产品固然重要,可更重要的还是拉投资(据说凭着牛津MBA毕业生的身份,就能拿到200万到300万人民币的投资)。的确,虽然大多数MBA都很懂商业之道,但我却似乎并不着急规模化,反而觉得现在这样小而美的阶段很有趣。我更关注的是,怎样把我的产品变得更好,让更多人能够通过美食找到更健康、幸福的生活。


点赞

已收到36个赞

分享到:
相关关键词:舒适圈